阿渚

【all太】得到系统后,反派杀疯了全横滨②

⭐ooc到极点,整活ing

⭐预警弱智太宰治与人妻森先生与霸总中也(好好笑)

⭐祝我生日快乐🍰🍰🍰🍰

【警告,剧情严重偏差】

【宿主异常状态,即将采取强制措施】

【世界载入中......】

【世界载入完成】

【宿主投放完毕】

太宰治罕见的有点懵,他对着镜子比划了下,又捏了捏自己的脸,有点好捏。这是他的脸没错,但他身上并非常穿的白衬衫黑色大衣,反而有些...居家?太宰治有些疑惑地扯了下身上的棕色的小熊卫衣,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后面大概还会有个小熊尾巴。虽然周围的环境是他所熟悉的,可这个地方早就应该、监控?太宰治余光扫过镜子中身后的影像,却见那几乎是大大咧咧地安装在那里监控摄像头。

懊恼于自己震惊下的大意,太宰治的脑中迅速将目前景象与线索抽丝剥茧、排列组合。毫无疑问这是自己(太宰治)的身体,几处暗暗发痛的旧伤与记忆可以一一对应,但从身体发育情况看,这应当是自己一两年后,也就是16、17岁左右的样貌。身处的地方却是森鸥外继承港黑之前两人的住所,那个在自己也加入港黑后便被封锁的诊所。但一些摆设发生了不少变化,被上锁的药柜、铺满整个内间的地毯、被做了包角处理的尖锐边角,保护之意呼之欲出。监控摄像头并没有向自己刻意隐藏,结合以上信息,恐怕看护的意味远大于威胁监控之类的推测。

那又是什么导致自己处于这个境地?揪着小熊卫衣上的毛毛,太宰治脑海中浮现出一种令他恶寒的猜想。为了避免监控那头的怀疑,太宰治换了个姿势,直接就地坐了下来。毛毯隔绝了地面的寒意,毛茸茸的倒是弄得脚腕有些痒意。地上凌乱地堆积着一些积木与毛绒玩具,太宰治有些痛苦地捞起来一只小熊抱在怀中,装作发呆的样子。

【太宰治】:你不解释些什么吗。

【系统】:是惩罚。

【太宰治】:好伤心,明明我也在好好完成你发布的任务嘛,小蛞蝓那条任务进度不是一直在增长吗?

【系统】:但是你所有的行为都导致事情朝着原本故事轨道的反方向行走。

【太宰治】:那怪不到我的头上吧,肯定是森先生和小蛞蝓脑子出了问题。

【系统】:...宿主存在言语诱导的嫌疑,为消灭潜在风险危机,系统决定对宿主进行处罚。

【系统】:这里是

【太宰治】:任务失败、或者说任务进度最终没达到百分百后的世界。让我想想,很明显这里住着不止我一个人,另一个应该是森先生吧。那条线的任务进度一直进展缓慢,所以森先生没有变成你的数据库那个奇怪的性格,面对037那种奇货可居的家伙自然不会放过,所以...那个霸总附体的小蛞蝓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他的037篡位了?但是有魏尔伦在的话森先生也不可能束手就擒、

【系统】:你傻了森鸥外发现中原中也变得不对劲后你的也随着037的加入开始时不时抽风到智商逐渐退化最后严重到心智变回3岁幼童时期他为了你狠狠坑了中原中也一把在中原中也为了037篡位时放弃反抗利用中原中也的愧疚心迫使对方答应他在处理037的一切相关事件后都要先得到尾崎红叶的许可然后带你离开港黑并且没有遭到港黑后续追杀

【太宰治】:哇哦、

【系统】:他爱你

【太宰治】:你闭嘴

虽然早就察觉出来了,但是被直接点破果然还是有点羞耻,当然是指心智退化这一方面。至于系统大言不惭地说森鸥外“爱”太宰治,太宰治表示一个字都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老师,那可是个把理性放在第一位的ai精。嘛,要是换成系统数据库里的那个森先生,倒也不是不可能...吧?

【太宰治】:现在任务进展多少

【系统】:本世界是按照宿主行动模式自然演化而来,截止目前中原中也的任务进度为60%,森鸥外的任务进度为30%。

小矮子那边虽然任务进度高,但是有森先生和红叶姐的安排太宰治其实并不是很担心。比起霸道总裁版中原中也,果然让太宰治更害怕的是一个圣母白莲花附体的大爱无疆森鸥外。太宰治不由得想起来那让他不忍直视的主线内容,森鸥外,苦情小白花,为了横滨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但是又不愿意伤害其他任何一个人,所以总在凄凄切切地面临不得不牺牲一部分人的困境。由于牙咬的有点疼,所以太宰治并没有看完全部内容。一想到30%覆盖进度的森先生,太宰治已经开始有点害怕。

【太宰治】:就是说,这个森鸥外,他现在什么情况?

【系统】:给你喂热牛奶缝玩具讲睡前故事盖被子。

【太宰治】:杀了我吧,现在。

【系统】::)

【太宰治】:我之前拆你的时候记得你有录像功能对吧:)

【系统】:...

装几天弱智来换的森先生的黑历史,值,反正回去后把自己的画面删掉就好了。干脆放到黑市上卖,本周人妻的港黑首领哼哼哼。

【太宰治】:还有一件事,这个时间段的我,应该已经遇到那两个人了吧?

【系统】:情您注意您三点钟方向的红色头发玩偶,这就是森鸥外依照您的朋友之一的织田作之助为蓝本缝制的玩偶,名字叫织田作侠。

【太宰治】:哈?




看人吹织田作好有趣

宰:没错没错,织田作就是这么厉害,对不对安吾?

安吾:.....

【无赖派】开局天崩的友情线还能拯救一下吗①

⭐奇妙的世界线,高甜的无赖派大乱炖。织没有遇到夏目老师,宰和织没有相遇,安也没有和其他两人接触,总之是三个事业逼。

⭐注意tag避雷

⭐我宣布这个才是正经的新年贺文。

龙头战争时期,涩泽龙彦与魔人连手抓住了太宰治,在太宰治被困的空当里,魔人提前发动袭击,对森鸥外和种田长官使用了共噬。与主世界武侦与港黑暧昧的关系不同,在这动荡不安、瞬息万变的时局中,两大组织第一时间出动全部力量要搞死对方老大。因为两大智囊的双双倒下,尚未发展起来的港黑面对官方组织显然有些招架不住。夏目漱石被迫出面调解,暂时压制异能特务科的动作,让港黑得到喘息的时机,中原中也趁机救出太宰。太宰治与异能特务科谈判,两大组织勉强达成合作,连手揪出了幕后黑手,解决了共噬。

可惜的是由于耽搁了大量时间,森鸥外与种田都元气大伤,身体留下了暗伤,港黑也错失这次收拢横滨黑夜势力的机会。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森鸥外主动传位自己的弟子太宰治,以顾问的身份退居二线。

太宰治上位后,雷厉风行地操控港黑吞噬龙头战争的残存利益,成功在战争末期从其余势力身上撕扯出一道口子。在事情稍微平定时,异能特务科与港黑的协约失效,太宰治反手揪出异能特务科在港黑埋藏已久的卧底坂口安吾,迫使异能特务科不得不接受太宰治的条件,用异能许可证交换了对方。

坂口安吾回到异能特务科后,随即被种田重点培养,并且在不久后被一步步提拔成为异能特务科二把手。但由于种田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坂口安吾实际是代行一把手职能。虽然之后成立的武装侦探社社员与谢野晶子对种田进行过治疗,但痊愈后的他也并没有重新接手权利的意思。

港黑与异能特务科权利更迭的期间,自然有不少人起了歪心思趁乱刺杀二人。道上的第一杀手织田作之助曾先后被雇佣刺杀太宰治与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试图远距离射杀太宰治,但被港黑干部中原中也阻挡。暗杀失败后,织田作之助迅速逃离了现场。被这样的杀手盯上显然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事后太宰治多次派人围剿织田作之助均失败,转而杀掉雇佣他的组织,并主动联系到织田作之助,招揽对方加入港黑,但遭到了织田作之助的拒绝。不过织田作之助衡量双方的实力后,接受了对方永远不会再接受太宰治刺杀任务相关的交易。

而由于异能特务科内部不乏对坂口安吾晋升不满人员,坂口安吾的消息来源被遮掩,身边的守卫也被调开,被织田作之助一枪射中胸膛。好在身边夏目漱石的书勾起了织田作之助久远的回忆,他放弃了补枪。与谢野晶子及时赶到,救下了坂口安吾。此后安吾的人生安全被调为一级戒备,但织田作之助之后再也未曾现身过。

一年后,异能特务科得到了传说中的“书”。

【森太】新年

⭐写不完了所以速摸个小段子混更,bug好多,不要带脑子。好怪的东西,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新年产出一堆垃圾真的十分抱歉

⭐有捏津岛家族注意,本人对三次津岛家一窍不通,不过他家房子好漂亮,梦中情房了属于是。

今天是新年,或者说,是旧历新年。自从明治维新全面西化后,日本便一直采用公历的一月一作为新年。而在太宰治遥远的记忆中,家族,那个浸没着腐朽的木头味的沉闷宅院,仍一丝不苟地维护着被人抛弃的旧式礼仪。

起初津岛家对津轻尚有影响力,人们总会在旧历的最后一天围在一起吃年越荞麦。而在太宰治离开的那一年,寺庙的一百零八次钟声早在旧历新年之前便敲响了。

或是因为幼时记忆的影响,虽然太宰治本人对新年兴致缺缺,但在森鸥外对他说新年快乐时,他下意识的反应却是还没到时间。随即他反应过来,冲着森鸥外露出一个被恶心到的表情。对方一副受伤可怜巴巴的样子,嘟囔着“呜呜呜呜爱丽丝酱~太宰君好凶。”小诊所时期的两人穷的可怜,可怜到第二天太宰治从枕头下掏出的红包里只有一百日元。稍微有点怜爱了森先生了,太宰治想,干脆今天就不给他捣乱好了。

森鸥外接手港黑之后的前期,日子过得更是紧巴,恨不得一枚子弹掰成两瓣、每瓣再至少杀死两个敌人用。但在略显寒颤的港黑年会上,森鸥外拍了拍自己的两名得力干将,给他俩一人包了个大红包。完蛋了,太宰治睹了睹红包里的钞票,森先生不会把自己小金库掏光了吧。出于对爱丽丝买小裙子资金的担忧,太宰治决定新的一年稍微努力一下好了。

直到太宰治叛逃,也是太宰治成人的那一年,太宰治断绝了与森鸥外的所有联系,并且报复性地故意在旧历新年的那一天把之前的压岁钱总额一起包了个红包,连着炸弹一起寄到了港黑点名指姓要给森鸥外。顺带破坏了几个港黑在新历新年宴会上与其他组织洽谈好的生意。至于森鸥外拆没拆那个快递,这就不在太宰治的关心范围了。


哦哦噢噢噢哦哦少织少织!噢噢噢噢噢噢

嫩嫩小男孩,小脸肉嘟嘟

问第四季谁最疯

答:太宰治

宰(挥舞荧光棒):odsk!odsk!

【记梗/陀太】亲爱的神父先生

陀(♂)太(♀),第二个版本微量织太

神父陀x大小姐宰的乡村侦探日常,灵感来源于(copy布朗神父里面的神父与bunty,不过完全偏离原作。

架空现代世界,类二战后英国。

勉强和原作有点关系的版本一

宰妹从小被森鸥外收养,本人算是被宠爱着长大的。森鸥外是政府要员,宰妹自小就是名门贵女们的榜样,身上既有贵族小姐们的端庄娴美,颇受长辈们的夸赞,也有新世纪女性独有的俏皮活力,这一点被受到礼仪约束的小姐们追捧。作为上流社会的中心点,宰妹自然受到了不少人的爱慕,来求婚的人络绎不绝。甚至有几个小姐妹也发出想养治子一辈子的豪言壮语。宰妹成人礼之后,求爱者竞争白热化,为了躲风头,宰妹打包行李跑去了她爹管辖领域的小乡村避风头。

陀是该教区的教父,由于其柔弱的身体和令人目眩神迷的脸,该地区信教人数upup,信众私下讨论认为他们的神父说不定是天使转世。陀是个究极愉悦犯,酷爱探寻人类欲望爆发的一瞬间的罪恶,混迹于大大小小的案发现场,用自己的身份(和脸)忽悠相关人士得到一手情报(原作布朗神父追犯人,一句“教堂公事”真的超帅帅)。本人拥有个世界大盗好友果戈里,对方偷了宗教相关宝物就往陀这里扔。

宰妹来到这的第一天就被卷入了火车杀人案,被关在火车上盘问。陀来打探情报时,两人一下子就看对了眼。三两句就把真凶找出来后,宰妹欢欢喜喜邀请陀来她家喝下午茶,两人从此你侬我侬勾搭上了。

宰妹自小学习女子剑术、防狼擒拿术blabla,体术很强,俩人偶尔遇到一些想反抗逃跑的犯人都是宰妹出手。而且有时候有些关于大人物的案子,宰妹直接拿她爹的身份压过去,所以陀太算得上是男强女弱类型。


魔改阴谋的版本二(含织太)

不要带入现实教派

教廷势力扩大,能和世俗权利相抗衡的。

陀思自小被教廷发现了“罪与罚”,拥有这种审判他人生死的非人力量的他被认为是上帝的化身,被当做圣子以及下任教皇抚养长大。但后期教廷内部分裂,权利倾轧,陀假装被人设计在众人面前对一个“无辜”之人行使了神罚。针对陀力量的说法再次引起议论。有些人认为陀这种玩弄别人生命的行为实际上是恶魔之子;有的认为陀只是需要正确的引导,需要被看管起来;另一些任认为圣子之意即上帝之意。在多方扯皮之下,陀被送到远离权利中心的小乡村看管起来,但看管人员大部分都是陀派。

宰妹在16岁那年,爱上了落魄的小说家织田作之助,两人两情相悦,在森的允许下准备与对方订婚。但织田作之助其实是曾经赫赫有名的杀手,但在刺杀教皇失手后受伤隐退 ,森打算借抓捕织田作之助的功绩与教廷拉近关系。在订婚宴上,扮做宾客与服务人员的警察们抓捕了织田作之助。织被投入大牢,但在织被转移过程中,宰妹和他俩教廷里的好友安吾偷天换日,把织救了出来。但只要教廷的拘捕令存在,织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永远不能光明正大的活在这世界上。因此宰妹在了解到教廷内部斗争之后,和森做了交易,前往陀所在的村庄来见一见这位被放逐的圣子。

来到这里之后,宰妹敏锐的发现这位圣子的不对劲。这个乡村及附近城镇死亡案件频发。虽然大多能抓捕归案,但宰妹看过原始案宗,里面都有一些修改痕迹,对于尸体的描写都非常模糊。

宰妹去告解室见了陀。

敬爱的主,我发现了不可告人的罪行。

陀隐晦地肯定了宰妹的猜测。在这些罪行中,近乎一半都是陀的手笔。天主会宽恕告解室内人们忏悔的罪行,但傲慢的神父认为自己拥有审判世人的权利。

两人达成了不可告解的同盟

陀对森的这份礼物很满意,一个美丽纯洁的祭品、被人装在匣子中献上来的未经打磨的完美宝石。然而神父不知道,未来尚有一份宝物等着他发掘,那是世界上除了罪与罚之外的唯一奇迹——人间失格。